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

@占察善惡業報經原文.下卷

占察善惡業報經 經文原文(下卷) 隋 天竺國三藏菩提燈譯

爾時堅淨信菩薩摩訶薩問地藏菩薩摩訶薩言:「云何開示求向大乘者進趣方便。」地藏菩薩摩訶薩言:「善男子!若有眾生欲向大乘者,應當先知最初所行根本之業,其最初所行根本業者,所謂依止一實境界以修信解,因修信解力增長故,速疾得入菩薩種性。

「所言一實境界者,謂眾生心體,從本以來不生不滅自性清淨,無障無礙,猶如虛空離分別故」。「平等普遍,無所不至。圓滿十方。究竟一相,無二無別。不變不異,無增無減」。「以一切眾生心,一切聲聞辟支佛心,一切菩薩心,一切諸佛心,皆同不生不滅無染寂靜真如相故」。

所以者何?「一切有心起分別者,猶如幻化,無有真實。所謂識受想行,憶念緣慮覺知等法,種種心數,非青非黃,非赤非白,亦非雜色,無有長短方圓大小。乃至盡於十方虛空,一切世界,求心形狀。無一區分而可得者。但以眾生無明癡暗熏習因緣,現妄境界,令生念著。所謂此心,不能自知,妄自謂有,起覺知想,計我我所,而實無有覺知之相」。

以此妄心畢竟無體,不可見故。「若無覺知能分別者,則無十方三世一切境界差別之相。以一切法皆不能自有,但依妄心分別故有。所謂一切境界,各各不自念為有,知此為自,知彼為他。是故一切法不能自有,則無別異」。」「依妄心不知不了內自無故,謂有前外所知境界,妄生種種法想。謂有謂無,謂彼謂此,謂是謂非,謂好謂惡,乃至妄生無量無邊法想。當如是知,一切諸法皆從妄想生,依妄心為本。然此妄心無自相故,亦依境界而有。所謂緣念覺知前境界故,說名為心」。

「又此妄心與前境界,雖俱相依,起無先後。而此妄心,能為一切境界源主。所以者何?謂依妄心,不了法界一相,故說心有無明。依無明力因故,現妄境界,亦依無明滅故,一切境界滅。非依一切境界,自不了故,說境界有無明。亦非依境界故,生於無明。以一切諸佛,於一切境界,不生無明故。又復不依境界滅故,無明心滅」。

以一切境界,從本已來,體性自滅,未曾有故。因如此義,是故但說一切諸法,依心為本。「當知一切諸法,悉名為心。以義體不異,為心所攝故」。「又一切諸法,從心所起,與心作相,和合而有。共生共滅,同無有住。以一切境界,但隨心所緣念念相續故,而得住持,暫時為有」。

「如是所說心義者,有二種相。何等為二,一者心內相,二者心外相。心內相者,復有二種」。云何為二,一者真,二者妄。「所言真者,謂心體本相,如如不異,清淨圓滿,無障無礙,微密難見。以遍一切處常恒不壞,建立生長一切法故」。「所言妄者,謂起念分別覺知緣慮憶想等事。雖復相續,能生一切種種境界。而內虛偽,無有真實,不可見故」。

「所言心外相者,謂一切諸法種種境界等。隨有所念,境界現前。故知有內心及內心差別」。「如是當知,內妄相者,為因為體。外妄相者,為果為用。依如此等義,是故我說一切諸法悉名為心」。「又復當知,心外相者,如夢所見種種境界,唯心想作。無實外事。一切境界,悉亦如是。以皆依無明識夢所見,妄想作故」。

復次,應知內心念念不住故,所見所緣一切境界,亦隨心念念不住。所謂心生故種種法生,心滅故種種法滅,是生滅相,但有名字,實不可得。以心不往至於境界,境界亦不來至於心。如鏡中像,無來無去。是故一切法,求生滅定相,了不可得。所謂一切法畢竟無體,本來常空,實不生滅故。「如是一切法實不生滅者,則無一切境界差別之相,寂靜一味,名為真如第一義諦自性清淨心。彼自性清淨心,湛然圓滿,以無分別相故。「無分別相者,於一切處無所不在。無所不在者,以能依持建立一切法故。復次,彼心名如來藏,所謂具足無量無邊不可思議無漏清淨功德之業」。「以諸佛法身,從無始本際來,無障無礙,自在不滅,一切現化種種功業,恒常熾然,未曾休息。所謂遍一切世界,皆示作業,種種化益故。以一佛身,即是一切諸佛身。一切諸佛身,即是一佛身。所有作業,亦皆共一。所謂無分別相,不念彼此。平等無二」。

以依一法性而有作業,同自然化,體無別異故。「如是諸佛法身遍一切處,圓滿不動故。隨諸眾生,死此生彼,恒為作依」。「譬如虛空,悉能容受一切色相種種形類。以一切色相種種形類,皆依虛空而有建立生長,住虛空中,為虛空處所攝,以虛空為體,「無有能出虛空界分者。當知色相之中,虛空之界,不可毀滅。色相壞時,還歸虛空。而虛空本界,無增無減,不動不變」。「諸佛法身,亦復如是,悉能容受一切眾生種種果報。以一切眾生種種果報。皆依諸佛法身而有建立生長,住法身中,為法身處所攝,以法身為體,無有能出法身界分者」。「當知一切眾生身中,諸佛法身,亦不可毀滅。若煩惱斷壞時,還歸法身。而法身本界,無增無減,不動不變」。

「但從無始世來,與無明心俱。癡暗因緣熏習力故,現妄境界。以依妄境界熏習因緣故,起妄相應心,計我我所。造集諸業,受生死苦,說彼法身名為眾生」。

「若如是眾生中,法身熏習而有力者,煩惱漸薄。能厭世間,求涅槃道。信歸一實,修六波羅蜜等一切菩提分法,名為菩薩」。

若如是菩薩中,修行一切善法滿足,究竟得離無明睡者,轉名為佛。「當知如是眾生菩薩佛等,但依世間假名言說故,而有差別。而法身之體,畢竟平等,無有異相。

「善男子!是名略說一實境界義。「若欲依一實境界修信解者,應當學習二種觀道」。何等為二?一者唯心識觀。二者真如實觀。

「學唯心識觀者;所謂於一切時一切處,隨身口意有所作業」。悉當觀察,知唯是心。乃至一切境界,若心住念,皆當察知。勿令使心無記攀緣,不自覺知。於念念間,悉應觀察。隨心有所緣念,還當使心隨逐彼念。令心自知,知己內心自生想念,非一切境界有念有分別也。

所謂內心自生長短好惡,是非得失、衰利有無等見無量諸想。而一切境界,未曾有想,起於分別。當知一切境界,自無分別想故,即自非長非短、非好非惡,乃至非有非無、離一切相。

如是觀察,一切法唯心想生。若使離心,則無一法一相而能自見有差別也。常應如是守記內心,知唯妄念,無實境界。勿令休廢,是名修學唯心識觀。若心無記,不知自心念者。即謂有前境界,不名唯心識觀。

「又守記內心者。則知貪想,瞋想、及愚癡邪見想。知善知不善、知無記、知心勞慮種種諸苦。若於坐時隨心所緣,念念觀知唯心生滅。譬如水流燈燄,無暫時住。從是當得色寂三昧,得此三昧已,次應學習信奢摩他觀心,及信毘婆舍那觀心。

「習信奢摩他觀心者,思惟內心不可見相。圓滿不動,無來無去。本性不生不滅,離分別故。習信毗婆舍那觀心者,想見內外色,隨心生,隨心滅,乃至習想見佛色身,亦復如是」。「隨心生,隨心滅。如幻如化,如水中月,如鏡中像。非心不離心,非來非不來,非去非不去,非生非不生,非作非不作」。

下卷經文之二

「善男子!若能習信此二觀心者,速得趣會一乘之道」。「當知如是唯心識觀,名為最上智慧之門。「所謂能令其心猛利,長信解力,疾入空義,得發無上大菩提心故」。

「若學習真如實觀者,思惟心性無生無滅,不住見聞覺知,永離一切分別之想」。「漸漸能過空處,識處,無少處,非想非非想處等定境界相。得相似空三昧。得相似空三昧時,識想受行粗分別相,不現在前。從此修學,為善知識大慈悲者守護長養」。「是故離諸障礙,勤修不廢,展轉能入心寂三昧。得是三昧已,即復能入一行三昧。入是一行三昧已,見佛無數,發深廣行心,住堅信位,所謂於奢摩他毗婆舍那二種觀道,決定信解,能決定向」。「隨所修學世間諸禪三昧之業,無所樂者。乃至遍修一切善根菩提分法,於生死中無所怯畏,不樂二乘。以依能習向二觀心最妙巧便,眾智所依,行根本故」。

「復次,修學如上信解者,人有二種。何等為二,一者利根,二者鈍根。其利根者,先已能知一切外諸境界,唯心所做,虛誑不實,如夢如幻等,決定無有疑慮。陰蓋輕微,散亂心少。如是等人,即應學習真如實觀」。

「其鈍根者,先未能知一切外諸境界,悉唯是心,虛誑不實故。染著情厚,蓋障數起,心難調伏,應當先學唯心識觀」。「若人雖學如是信解,而善根業薄,未能進趣。諸惡煩惱,不得漸伏,其心疑怯,畏墮三惡道,生八難處。畏不常值佛菩薩等,不得供養聽受正法。畏菩提行難可成就,有如此疑怖及種種障礙等者,應於一切時一切處,常勤誦念我之名字」。

若得一心,善根增長,其意猛利。當觀我法身及一切諸佛法身,與己自身,體性平等,無二無別。不生不滅,常樂我淨,功德圓滿,是可歸依。又復觀察己身心相,無常、苦、無我、不淨,如幻如化,是可厭離。

「若能修學如是觀者,速得增長淨信之心。所有諸障,漸漸損減」。「何以故,此人名為學習聞我名者,亦能學習聞十方諸佛名者。名為學至心禮拜供養我者,亦能學至心禮拜供養十方諸佛者。名為學聞大乘深經者。名為學執持書寫供養恭敬大乘深經者。名為學受持讀誦大乘深經者。名為學遠離邪見,於深正義中不墮謗者。名為於究竟甚深第一實義中,學信解者。名為能除諸罪障者。名為當得無量功德聚者。此人捨身,終不墮惡道八難之處。還聞正法,習信修行。亦能隨願往生他方淨佛國土。

「復次,若人欲生他方現在淨國者,應當隨彼世界佛之名字,專意誦念,一心下亂。如上觀察者決定得生彼佛淨國,善根增長,速獲不退」。「當知如上一心繫念思惟諸佛平等法身,一切善根中,其業最勝。所謂勤修習者,漸漸能向一行三昧。若到一行三昧者,則成廣大微妙行心,名得相似無生法忍」。

「以能得聞我名字故,亦能得聞十方諸佛名字故。以能至心禮拜供養我故,亦能至心禮拜供養十方諸佛故。以能得聞大乘深經故。能執持書寫供養恭敬大乘深經故。能受持讀誦大乘深經故。能於究竟甚深第一實義中,不生怖畏,遠離誹謗,得正見心,能信解故。決定除滅諸罪障故。現證無量功德聚故」。「所以者何。謂無分別菩提心,寂靜智現,起發方便業種種願行故。能聞我名者,謂得決定信利益行故。乃至一切所能者,皆得不退一乘因故」。

「若雜亂垢心,雖復稱誦我之名字,而不名為聞。以不能生決定信解」。「但獲世間善報,不得廣大深妙利益。是雜亂垢心,隨其所修一切諸善,皆不能得深大利益」。

「善男子,當知如上勤心修學無相禪者,不久能獲深大利益,漸次作佛」。「深大利益者,所謂得入堅信法位,成就信忍故。入堅修位,成就順忍故。入正真位,成就無生忍故」。「又成就信忍者,能作如來種性故,成就順忍者,能解如來行故,成就無生忍者,得如來業故」。

漸次作佛者,略說有四種。何等為四?

一者,信滿法故作佛。「所謂依種性地,決定信諸法不生不滅,清淨平等,無可願求故」。

二者,解滿法故作佛。「所謂依解行地,深解法性,知如來業無造無作,於生死涅槃不起二想,心無所怖故」。

三者,證滿法故作佛。「所謂依淨心地,以得無分別寂靜法智,乃不思議自然之業,無求想故」。

四者,一切功德行滿足故作佛。「所謂依究竟菩薩地,能除一切諸障,無明夢盡故」。

復次當知,若修學世間有相禪者,有三種。何等為三?

一者,無方便信解力故,貪受諸禪三昧功德,而生憍慢,為禪所縛,退求世間。二者,無方便信解力故,依禪發起偏厭離行,怖怯生死,退墮二乘。

三者,有方便信解力,所謂依止一實境界,習近奢摩他毗婆舍那二種觀道故,能信解一切法唯心想生,如夢如幻等。

雖獲世間諸禪功德,而不堅著,不復退求三有之果。又信知生死即涅槃故,亦不怖怯,退求二乘。「如是修學一切諸禪三昧法者,當知有十種次第相門,具足攝取禪定之業。能令學者成就相應,不錯不謬。何等為十?

一者,攝念方便相。二者,欲住境界相。三者,初住境界,分明了了,知出知入相。四者,善住境界,得堅固相。五者,所作思惟,方便勇猛,轉求進趣相。六者,漸得調順,稱心喜樂,除疑信解,自安慰相。七者,剋獲勝進,意所專者,少分相應,覺知利益相。八者,轉修增明,所習堅固,得勝功德,對治成就相。九者,隨心有所念作,外現功業,如意相應,不錯不謬相。十者,若更異修,依前所得而起方便,次第成就,出入隨心,超越自在相。

是名十種次第相門,攝修禪定之業。

爾時堅淨信菩薩摩訶薩,問地藏菩薩摩訶薩言:「汝云何巧說深法,能令眾生得離怯弱?」地藏菩薩摩訶薩言:「善男子,當知初學發意求向大乘,未得信心者,於無上道甚深之法,喜生疑怯。我嘗以巧便宣顯實義,而安慰之,令離怯弱。是故號我為善安慰說者」。

「云何安慰。所謂鈍根小心眾生,聞無上道最勝最妙,意雖貪樂,發心願向」。「而復思念,求無上道者,要須積功廣極。難行苦行,自度度他,劫數長遠,於生死中久受勤苦,方乃得獲」。以是之故,心生怯弱,我即為說真實之義。「所謂一切諸法,本性自空,畢竟無我,無作無受,無自無他,無行無到,無有方所,亦無過去現在未來」。乃至為說,十八空等,無有生死涅槃一切諸法定實之相而可得者。

又復為說,一切諸法,如幻如化,如水中月,如鏡中像,如乾闥婆城,如空谷響,如陽燄,如泡、如露、如燈、如目曀、如夢、如電、如雲。煩惱生死,性甚微弱,易可命滅。又煩惱生死,畢竟無體,求不可得,本來不生,實更無滅。自性寂靜,即是涅槃。

如此所說,能破一切諸見。損自身心執著想故,得離怯弱。復有眾生,不解如來言說旨意故,而生怯弱。「當知如來言說旨意者,所謂如來見彼一實境界故,究竟得離生老病死眾惡之法,證彼法身常恒清涼不變等無量功德聚。復能了了見一切眾生身中,皆有如是真實微妙清淨功德,而為無明闇染之所覆障,長夜恒受生老病死無量眾苦」。

如來於此起大慈悲意,欲令一切眾生離於眾苦,同獲法身第一義樂。而彼法身,是無分別離念之法。唯有能滅虛妄識想不起念者,乃所應得。但一切眾生,常樂分別取著諸法,以顛倒妄想故而受生死。

是故如來為欲令彼離於分別執著想故,說一切世間法,畢竟體空無所有乃至一切出世間法,亦畢竟體空無所有。若廣說者,如十八空。如是顯示一切諸法,皆不離菩提體。

「菩提體者;非有,非無、非非有,非非無、非有無俱,非一、非異、非非一、非非異、非一異俱,乃至畢竟無有一相而可得者,以離一切相故,離一切相者,所謂不可依言說取,以菩提法中,無有受言說者,及無能言說者故。又不可依心念知,以菩提法中,無有能取可取,無自無他,離分別相故。若有分別想者,則為虛偽,不名相應」。

下卷經文之三

如是等說,鈍根眾生不能解者,謂無上道如來法身,但唯空法,一向畢竟而無所有。其心怯弱,畏墮無所得中。或作斷滅想作增減見,轉起誹謗,自輕輕他。我即為說,如來法身,自性不空,有真實體,具足無量清淨功業。從無始世來,自然圓滿,非修非作。乃至一切眾生身中,亦皆具足,不變不異,無增無減。如是等說,能除怯弱,是名安慰。

又復愚癡堅執眾生,聞如是等說,亦生怯弱。以取如來法身本來滿足,非修非作想故,起無所得相而生怯弱。或計自然,墮邪倒見。「我即為說,修行一切善法,增長滿足,生如來色身,得無量功德清淨果報」。如此等說,令離怯弱,是名安慰。

而我所說甚深之義,真實相應,無有諸過,以離相違說教。故云何知離相違相。「所謂如來法身中,雖復無有言說境界,離心想念,非空非不空。乃至無一切相,下可依言說示。而據世諦幻化因緣假名法中,相待相對,則可方便顯示而說。以彼法身性,實無分別,離自相,離他相,無空無不空,乃至遠離一切諸相故,說彼法體為畢竟空無所有」。

「以離心分別,想念則盡。無一相而能自見自知為有。是故空義決定真實,相應不謬」。「復次,即彼空義中,以離分別妄想心念故,則盡畢竟無有一相而可空者。以唯有真實故,即為不空」。

所謂離識想故,無有一切虛偽之相。畢竟常恒,不變不異。以更無一相可壞可滅,離增減故、又彼無分別實體之處,從無始世來,具無量功德自然之業,成就相應,不離不脫故,說為不空。

如是實體功德之聚,一切眾生雖復有之。但為無明曀覆障故,而不知見,不能剋獲功德利益。與無莫異,說名未有。以不知見彼法體故,所有功德利益之業,非彼眾生所能受用,不名屬彼。

唯依遍修一切善法,對治諸障,見彼法身,然後乃獲功德利益。是故說修一切善法,生如來色身。

「善男子!如我所說甚深之義,決定真實。離相違過,當如是知。」

爾時地藏菩薩摩訶薩說如此等殊勝方便深要法門時,有十萬億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住堅信位。復有九萬八千菩薩得無生法忍。一切大眾,各以天妙香華,供養於佛,及供養地藏菩薩摩訶薩。

爾時佛告諸大眾言:「汝等各各應當受持此法門,隨所住處,廣令流布。所以者何?如此法門,甚為難值,能大利益。

「若人得聞彼地藏菩薩摩訶薩名號,及信其所說者,當知是人,速能得離一切所有諸障礙事,疾至無上道」。於是大眾皆同發言:「我當受持,流布世間,不敢令忘。」

爾時堅淨信菩薩靡詞薩白佛言:「世尊!如是所說六根聚修多羅中,名何法門?此法真要,我當受持。令末世中,普皆得聞。」佛告堅淨信菩薩:「此法門名為占察善惡業報。亦名消除諸障增長淨信,亦名開示求向大乘者進趣方便,顯出甚深究竟實義,亦名善安慰說,令離怯弱,速入堅信決定法門。「依如是名義,汝當受持。」佛說此法門名已,一切大會,悉皆歡喜,信受奉行。

占察善惡業報經 下卷 竟

佛堂占察命理服務˙&課程時間
為免耽擱到大家的時間,務必事先電話預約服務喔!
有佛堂師姐專人在安排,黃老師沒有在受理預約服務哦!
  台北佛堂, 02-2314.5216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台北市中山北路1255B-2
台中佛堂, 04-2426.1671 / 0955-583222    台中市西屯區中清路3183
高雄佛堂, 07-334.8350 / 0905-500262  高雄市苓雅區新光路26-8
嘉義服務,每週五晚上 7-9      吳讚峰老師 0928-790133
服務地點:竹居茶樓 嘉義市大雅路二段275

瀏覽本網站若要得到最佳版面效果,請使用Mozilla Firefox Google Chrome 瀏覽器。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易學佛堂官方網站. All Rights Reserved.

信箱: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。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。

版權所有 © 2016 易學佛堂. All Rights Reserved.